当前位置: 主页 > 每日焦点 >让规矩自然形成,而不是规定 >

让规矩自然形成,而不是规定

2020-08-06 01:39:11 来源:每日焦点 浏览:823次

让规矩自然形成,而不是规定

回到房间,鬆了口气,这不知从何而来「我爱你」的拥抱念头,助我度过今晚的难关,正準备好好睡觉时,胖志来找我,给我看了封简讯,「小心,他们要动林喻!」我整个晚上睡不着,要打电话叫林喻明天不要去演出现场吗?如何化解,才能让事情圆满落幕呢?

隔天一早我就等在小黎和石头房门口。结果一开门,我竟然看见小丽和另一女孩也在屋内,正想骂人,心想算了,已经最后一天了,救林喻比较重要。直接问:「你们是想怎幺样?」石头说:「我今天要去乱。」我态度严肃地对他说:「你乱的是我的团!」石头马上说:「噢,那我就不去乱了。」我稍微鬆了口气,但仍然很不放心。小黎说:「这个团我不想待了,来的时候充满热情,但这幺多不善意的对待,没什幺好待的!除了刺青,还有小孩的事。第一梯次给我们带调皮的小孩,因为你们说他们比较听我们的话,但又怕他们都听我们的。第二梯次就改成比较乖的小孩,但是乖小孩也喜欢我们。第三梯次就变成女生了,才没带几天,最后也没了。你们就是不信任我们。既然不信任就不用待了,之前在里面,一心想要来学,觉得这里是最可以包容我们的地方,结果呢?还不是跟外面社会一样!」

他说完后我哭了。我想起在狱中对他们的承诺,希望他们有一天可以不戴面具打鼓,成为真正的艺术家。其实这趟路是可以圆满走完的,而我知道,他只要不留在这里,一定会回去原来的生活。我给了小黎一个红色琥珀佛珠,这是我师父给我的,我告诉他:「以后带着这个佛珠,第一不要打架,第二不要杀人,第三不要抢劫。」

本来以为优人神鼓可以帮助误入歧途的年轻人改变对生命态度,但因为他们一再打破剧团的规定,而造成山优开始排斥他们。他们的问题固然是有,但我也开始思考,团员在优的训练体系下,学会打鼓、打拳、打坐、神圣舞蹈、云脚……,但是在面对牴触生活问题时,为什幺仍会造成这幺大的冲击呢?我开始省思剧团的训练方式,根本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这三十八天的行程都很满,白天走路、晚上演出,一点差池都不能有。所有道具、服装、试音、走位,一站站抢时间的紧密工作,还要照顾好小孩。不论是颳风、下雨、出太阳,都必须走完当天的路线;很多时候都是借宿寺庙,睡大通铺,睡眠品质并不好。生病、脚痛、起水泡、中暑……,什幺状况都可能出现,大家都紧绷的熬着,这趟路真的不容易。在这幺疲累的情况下,新团员所出现的新问题,对想把工作做好的老团员来说真的是雪上加霜。

他们的反应我都可以理解,只是我开始想一个问题:在守规矩的世界和不守规矩的世界,这两边的人一定需要对立吗?明明都是在同一个世界,却好像黑与白般泾渭分明。山优们遵守的许多规矩是我制订的,剧团经常在国内外演出,乐器、道具、服装没有到位、排练迟到、生病……,一点儿小差错都会对演出造成非常大的影响。连男生剃头都必须在对的时间,确保演出时有正确的髮型,这些种种细节,山优早已习惯并自动自发;而这些新团员,却在我的保护下不断地犯规而被原谅。

我终于看见这个系统在严格的背后有一个落差。多年前我在加州受训时,葛托夫斯基从没说过不可以讲话、不准迟到。但是第一天我抵达牧场时,那里安静的气氛,令我不敢任意说话,而是睁大眼睛观察所有的人,大家觉知的走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也没有人聊天,以致于当带领的助理要进入穀仓工作时,所有人都迅速跟着。离去时,助理轻声地告诉其中一个人明天集合时间,之后第一个人会把话传给第二人,第二个人再告诉第三个人……,每一个人都是被个别告知的,所以从来没有人迟到。大师用了一些方法,让参与者自然而然的遵守规矩,而不是规定。

回国创立优人神鼓之后,我把加州那种警觉性的工作模式在优传承下去。然而一方面是台湾教育养成的顺从性,另一方面也是我自身将加州模式的结果,直接规定在团员的工作中,造成他们对于遵守规定的保守性。事实上我是排斥被规定的,在遇到新团员们不能遵守规定时,我一直想协助老团员从觉知中,自己创造出一种主动的有机工作,透过不断的包容、原谅,启发他们成为观照自己的人。显然,我的方法不对。

云脚在华山的最后一场演出,总算顺利圆满,明天早上他们就要各自回去了,这些事在山优、新团员和我之间似乎是一个可以研究的课题。人性是怎幺一回事?人的本性又是怎幺一回事?我想弄清楚这些课题!一定可以找到答案的……,我决定要继续做一些事。

摘自《77个拥抱:一场冒险,看见自己》

让规矩自然形成,而不是规定

数位编辑整理:廖婉书,陈子扬
Photo:优人神鼓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