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通信疯狂 >【教育侏罗纪】刘智聪X南丰纱厂:「旧课本──那些美好的时光」 >

【教育侏罗纪】刘智聪X南丰纱厂:「旧课本──那些美好的时光」

2020-06-13 03:58:46 来源:通信疯狂 浏览:717次
【教育侏罗纪】刘智聪X南丰纱厂:「旧课本──那些美好的时光」【教育侏罗纪】刘智聪X南丰纱厂:「旧课本──那些美好的时光」【教育侏罗纪】刘智聪X南丰纱厂:「旧课本──那些美好的时光」【教育侏罗纪】刘智聪X南丰纱厂:「旧课本──那些美好的时光」【教育侏罗纪】刘智聪X南丰纱厂:「旧课本──那些美好的时光」【教育侏罗纪】刘智聪X南丰纱厂:「旧课本──那些美好的时光」

每个人都有储物癖:储模型、储波鞋、储印花、储宝石⋯⋯ 一头分界短髮,架着规矩眼镜的视觉艺术家刘智聪,喜欢储的却是旧课本。为了这舖瘾,他租仓,搞FacebookPage,写了《我们的旧课本》与《读书好时光》两本书,在富德楼运作了两年「旧课本展示馆」后,把自己的收藏搬到新蒲岗工作室。

今次他与南丰纱厂合作举办「旧课本——那些美好的风景」展览,再次展出自己的旧课本珍藏,希望让大众怀缅往昔学习回忆的同时,反思旧课本内容价值与社会环境的变迁。「写教科书的人,要照顾所有学生的程度、需要,难免会在解释事情时显得狭窄,有所局限。以前老师说课文正确,论调就正确;今日我们重翻旧课本,又能否突破这种思维?」


静看旧物消逝 佛系藏书精神

刘智聪成长于八、九十年代,他描绘的香港,有一种独特的进步感、开放美。「目赌地铁港岛线开通,东区走廊落成,自己好像跟着社会成长。」会考后,他到白英奇读设计,「教科书有它的意识形态,想你成为想成为的人,但是没有一本能指引你的人生。」他日夜埋首创作,砌作品集,落力兼职储钱,最终成功赴英国进修。刘智聪离港那天,正是1997年6月30日。


DSC_0948

在《我们的旧课本》中,刘智聪也用文字、图片展现成长年代的机场风光。(李颢谦摄)


「两年后回来,启德机场没了,港英政府走了,到处都变化了很多,连心目中最美好的建筑都被拆掉。」重建虎豹别墅建筑群时,大部分人表达保留虎豹别墅的意向,却不知大家一直游玩而又真正想保留的,是旁边的万金油花园。最后,万金油花园被拆,成功保留的,是一幢没有太多老香港游览过,大家都没有太大感情的私人别墅。

「你怀的旧,可以与别人怀的旧有很大分别。」他拍了很多关于城市的照片,在搞乡村荒校摄影展「迴光反照The Last Radiance of Life」时,被旧课本的插画吸引,开始收藏习惯。「嗜好太偏太小众。四围搵书,都冇人跟我争。」

受旧课本插画影响,刘智聪工作室的桌子上,满布了一堆精美的旧风味人物图卡。「以前课本插画中的人物,描绘手法近乎工笔,像真度高,有一种舒服、优雅的味道。」有雅就有俗,旧式课本美学风格参差,常见趣味惊喜。「有些较重口味的教科书,把人物的皮肤都涂上蓝色,惊吓非常。」相比现在,教科书因要满足政府的送检规格,画风多是统一整齐,失却令人歎服的笔触。


DSC_0898

刘智聪收藏的旧课本,反映当时学前教育的课程内容,亦体现出独特的美学风格。(李颢谦摄)


刘智聪的收藏品中,有远至清代的课本典籍,也有五、六十年代的教科书。有趣的是,他只储小学、幼稚园课本。「一来,不想跟着重考试的中学课程扯上关係。二来,其实小学生、幼稚园生在课本学的那些尊重别人、珍惜投票的道理,我们可能还未学识。」而在办「旧课本展示馆」期间,他也遇过不少热心的老人家,主动分享与展品相关的故事,回顾往昔的社会风貌。「有的更会透过专页跟我约时间,专程从外国回来看展。

鼓励互动的旧课本展览

今次与南丰纱厂筹划「旧课本——那些美好的风景」展览,刘智聪也着力延续做展示馆时的「榕树头」分享精神,以旧课本作桥樑,让不同年代的读者、参观者有机会交流。「香港缺乏储旧课本的平台,图书馆也没有这类档案。与纱厂合作,就能有更大、更多人流的空间。在展览中,老香港能回忆旧日的生活;年轻人也可以在交流中多认识历史。」

对于是次展览的成效,刘智聪看得很轻鬆随心。「我们不是大机构、博物馆,搞旧课本展览,没有甚幺宏大策略。大家啱倾啱玩,就走在一起。」就像他储旧课本时,那份随缘、不强求回报的心态:有就有,冇就冇。也许只有谦卑一点,保持思考的距离,大家才能继续那些储物、翻看旧时回忆的喜悦。


DSC_0941

《我们的旧课本》与《读书好时光》,是刘智聪记录时代、旧课本的方法(李颢谦摄)


DSC_0924

受到旧课本图像、画作启发,刘智聪也创作了不少精美字卡,贴合时下潮语,别有一番活力趣味(李颢谦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