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通信疯狂 >你为什幺不喝白开水?这可是拯救台湾的好机会啊 >

你为什幺不喝白开水?这可是拯救台湾的好机会啊

2020-06-17 23:49:32 来源:通信疯狂 浏览:414次

台湾《联合报•黑白集》在2015年4月底发表了一篇标题为〈台湾人为何不喝开水?〉短评,语气近乎沉痛地检讨不喝白开水的台湾习性。而其实这篇文章的发想,早在2011年6月旅法台湾作家谢忠道在《康健杂誌》上发表〈不喝水的孩子〉一文,即已曾激起反省与迴响。

谢忠道客居巴黎多年返回家乡,在平凡的第一天结束之后,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彷彿和在异乡「法国习性」有某种迥然不同的冲突。过了两天,他才恍然察觉:家里的「两个姪女几乎是不喝水的,她们喝冰红茶、果汁、汽水、可乐、菊花茶、冰豆浆,就是不喝水。于是我在她们去冰箱找下一个饮料『解渴』时,好奇地问她们为何不喝水,两个小女孩很自然地回答:水又没味道,不好喝。」

而随着时间,「法国习性」特质就越来越强烈显露了:「有一天我跟着两个姪女吃喝一样的东西,整天下来结果发现嘴巴舌头始终覆盖一层食物被唾液发酵产生的黏稠酸腻的感觉,我的味觉变得沈累疲乏。我需要喝水。」

真的,法国人生活中最最重要的饮料,包括餐桌上的主角饮料,绝非葡萄酒,也不是咖啡,而是纯净的水。台湾人过去习惯将水煮开杀菌后饮用,故称之「白开水」,而法国饮水一般并不经历煮沸过程,仅有适当处理,或可名为「白水」。

白水在美食里是一种必要铺垫,所谓「品味」,首先必须让味觉保持在乾净敏锐的状态,而喝水是唯一的方式。因为味觉是一种奇特的感觉,接受刺激之后,还能不断地自行「复原」敏锐度,而唯有味觉恢复「正常」,食慾渴望才会出现,所谓的「滋味」才能真正被品尝。

越是面对精彩的美食美酒,越应该好好準备味觉。记得自己客居法国时,有一次与几位葡萄酒专家们品酒聊天,其中一位口出妙言:「葡萄酒里的酒精,就像油画颜料里的酒精一样,量不多却非常关键,可以融会调和,刺激出艺术无可限量与无法规範的美。」

这段话说得好极了,大伙都鼓掌称讚。同座另一位先生接口了:「所以我们需要无色洁白的画布,就像平淡白水,那是一切艺术之美的基础。」

两位法国友人的对话让我印象深刻。没有平淡的衬托,再惊豔的刺激也可能变成压迫,让人感觉钝化,甚至因为疲惫而无感失能。大陆作家阿城说:「好文章不必好句子连着好句子一路下去,要有傻句子笨句子似乎不通的句子,之后而来的好句子才似乎不费力气就好得不得了。人世亦如此,无时无刻不聪明会叫人厌烦。」

傻笨不通太过了,平淡却是必须,明朝改革家张居正(1515-1582)说:「故人之才性,以平淡为上。」饮食亦复如是。在充满各种人工加料、化学调味的现代环境里,下一代孩子尝到天然滋味的机会越来越少,喝白水竟成为一种救赎,以及改变的可能。

想得多一点,在台湾喧哗吵杂的社会环境里,我们也许都得了一点刺激过度、营养过剩的毛病,不再那幺需要「心灵鸡汤」,反而需要「精神白水」。

台湾大学校园里有个象徵性很强的地标「傅钟」,每节下课敲一次,钟声二十一响,校方还在钟前立碑说明已故傅斯年校长的名言:一天只有二十一小时,工作、学习、休憩,其余不被打扰的三小时则应用来独立思考。

刻意留三小时沉思,在现代社会有点不切实际,而且我猜,傅校长的「三小时」很可能还必须以浓黑咖啡陪伴,以求警醒。时代变化得这幺快,能不能将这一百八十分钟的时间化为整天里无所不在的一丝平淡、一丝清明与一个类似「招魂」的小仪式,每个小时分配到七分钟半、也就是四百五十秒的小宁静,不慌不忙地喝杯白水,让自己复原?

谢忠道的呼吁值得一再提起:多喝水,也多陪孩子们喝水吧。而且,真的,很可能,多喝白水能救台湾。

书籍介绍

《喫东西集》,二鱼出版

作者:杨子葆

杨子葆对法国饮食文化的认识,起于念书时的「教父」。因为学业跟不上,学校断定他不理解法国人的想法,因而派了一名将军当他的教父。每週,杨子葆都要去将军家吃饭,从如何用餐具、如何品酒,慢慢地,他才深刻体验法国饮食文化的厚度。从一个略「仇富」、搞不懂为何吃饭要如此大费周章的花莲小孩,到深深同理这个「将饮食放的比人还高」的文化的美食爱好者,东西潮流汇集在这一人。

在台湾(东方)长大、法国(西方)启蒙、深信多元文化可以共同繁荣的他,到底会如何开拓饮食书写新局?他说:「也许东拼西凑,也许东成西就,但『文明飨宴』与『东西灵魂对话』的美梦,始终是萦绕在这本书写作过程中隐而不显的低吟歌声。」你,听见了吗?

你为什幺不喝白开水?这可是拯救台湾的好机会啊 《喫东西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